|个人中心 | 退出 | 登陆 | 注册 | 订阅
        未完成

        B站的河流里没有前浪

        2020-05-13 17:25 | 作者: 武昭含,万建民

        B站终究要走出乌托邦,但当前浪涌入社区,它还能留住后浪吗?一个二次元调性不再那么清晰的B站,还具有投资人眼中代表未来的价值吗?

        文丨武昭含

        编辑丨万建民

        头图来源丨被访者

        B站已经接近陈睿认定的安全“水位”。

        5月10日收盘,B站股价29美元,市值达100.72亿美元。

        在哔哩哔哩董事长陈睿眼中,百亿是一个节点。2019年8月,他在接受《晚点LatePos》采访时曾“放狠话”:未来三年,中国内容型平台的水位在100亿美元左右,过不了水位的美女诱点,将在美女诱点中被淘汰。同一时间段,他在内部为B站制定了三年市值升至百亿美元、收入增长至百亿人民币的目标。

        彼时B站的市值仅46亿美元左右。

        不到一年,B站市值飞涨,一系列“出圈”动作也让B站进入更“主流”的视野。

        5月3日晚,B站发布的《后浪》视频引发热议,国家一级演员何冰以老一辈的口吻向中国年轻人表达了认可、羡慕、鼓励等多种情绪。“我们在同一条奔涌的河流”,激发了大家的各种解读,有人夸赞,有人排斥,有人共鸣,有人无感,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理解。争议仍在继续,但毋庸置疑,《后浪》这一波刷屏,让B站再次“出圈”。

        破圈,似乎已成为B站2020年的主旋律。

        5个月前,一场“最美的夜”跨年演唱会,已经让B站收割了一波流量与口碑。根据数据统计,这场晚会收获了8000万播放量,超过200万弹幕,豆瓣评分9.1。

        无论是跨年演唱会还是引发争议的《后浪》,收割的流量最终都在资本端得到反馈。或许,在投资人眼里,他们更加确信B站更懂中国这代年轻人。此前,腾讯阿里同时对B站入股,这几乎是一个孤例,也体现了两大巨头争夺B站后浪的用心。4月9日,B站所在泛二次元赛道上游的重量级选手索尼,又以4亿美元获得B站约4.98%已发行股份。

        破圈的结果,是B站的用户构成与内容重心不断发生变化。无论主动或被动,2020年的B站,不再仅仅是亚文化群体聚集的小型社区。随着小众的围墙被推翻,成长的烦恼也接踵而来。越来越多的明星和网红入驻B站,粉丝亦将B站作为重要的应援平台。饭圈入侵,带来巨大流量的同时,也引发了与“原住民”的摩擦。4月初,众多老用户涌入B站官方微博,在评论区声讨B站对流量明星刷榜行为的不作为,陈睿在微博的词条也被刷得不堪入目。

        陈睿明白,“小国寡民是开心,但世外桃源也会被坚船利炮干掉”。B站终究要走出乌托邦,但当前浪涌入社区,它还能留住后浪吗?一个二次元调性不再那么清晰的B站,还具有投资人眼中代表未来的价值吗?

        走出桃花源

        B站的“二次元”烙印有多深?

        2007年,Acfun(A站)成立,这是一家以二次元内容为主的视频网站。但由于早期服务器不稳定,A站经常出现崩溃的情况。2009年,A站从7月到8月都陷入了宕机状态,作为A站最早期的会员之一的徐逸,便在此时创立了B站的前身“Mikufans”,在很长一段时间里,B站都被称为“A站的后花园”。2010年1月,Mikufans更名为bilibili,B站自此诞生。九年后,这家最初以二次元文化为标签的网站,获得被主流商业社会认可的可能性,站到了纳斯达克的主席台上。

        2011年初春的某个深夜,陈睿在杭州一栋几乎毛坯的别墅里见到了徐逸。“选择bilibili这个名字,是因为《某科学的超电磁炮》里的炮姐吗?”当陈睿一本正经地提出这个问题后,徐逸感觉到了满满的违和感。

        这句话宛如一句暗语,将彼此对二次元的喜爱展露无遗——若不是纯正二次元圈子的人,很难想到bilibili这个名字的梗。二次元成为了B站最初的蓄水池。

        在B站成长的过程中定义了“Z世代”,特指1990~2009年出生的年轻人。据数据显示,这一年龄段目前有3.28亿,占人口总数的23%。他们是互联网的原住民,在少年时代或学生时期,或多或少是动漫文化的覆盖受众,目前正一步步走向社会,参与主流话语权,进行财富积累,成为未来消费的主力军。

        青少年在探索自我的过程中,既需要差异感,又需要获得认同感,社区的形成,就是因为价值观而产生向心力。“所以一定会有B站这样的产品产生。”辰海资本合伙人陈悦天表示。

        “最初二次元冒头的时候,被认为是亚文化,这种小众文化虽然具有一定排他性,但它同时也具有独特的凝聚力。”

        当然,除了二次元文化外,B站弹幕网站和UGC内容平台的属性,更契合Z世代的娱乐与社交习惯。B站主站运营总经理刘智表示,用户之间最常碰面的地方是某条视频下的评论区和弹幕里,由此而产生社交。视频作品是UP主的表达,源自Niconico的弹幕文化则是观众的想法,这种强交互性的内容传播模式,更容易让观众获得情感的交互和共鸣。

        1997年出生的留学生小团高中时被B站免费的动漫吸引,真正让她留在B站的是它的弹幕文化,每次看纪录片或科普内容有看不懂的地方弹幕会有解释与分析,省去了不少查资料的时间,“这个网站一开始的定位就跟其他视频网站不一样,它没有高高在上的感觉,更像一个大家可以交流的论坛”。

        基于价值观的认同,小团成为了B站的大会员,在国外学习时,她会把B站介绍给国外的同学,标签是“引导中国年轻人的网站”。“即使很多内容在国外没有版权无法播放,但我依旧喜欢这个网站并愿意为它付费。”

        当然,随着用户群体的飞速扩张,B站无法长久地待在二次元的世外桃源中。董事长陈睿在一次采访中表示,“B站增长的动力基本来自于我希望B站很好地活下去。小国寡民是开心,但你是世外桃源也会被坚船利炮干掉。”

        要长大就必须破圈。

        2016年,央视纪录片《我在故宫修文物》在B站成为爆款后,B站看到年轻人喜欢观看纪录片的趋势。2017年,B站发起哔哩哔哩纪录片寻找计划,先后联合国内专业团队出品了《极地》《人生一串》等纪录片;2018年9月,B站宣布与Discovery探索频道达成了深度合作,上线了包括145部纪录片在内的Discovery专区。几乎同一时间段,B站也开始开拓和发展时尚类内容。

        随着内容枝叶自然生长,B站二次元文化社区的标签逐渐被淡化。待到上市时,招股书披露的资料显示,彼时在B站分区排名前三的是娱乐区、生活区和游戏区,众所周知的番剧区仅排名第四。

        2018年7月,哔哩哔哩COO李旎在AD TALK上表示:“B站目前汇集了7000多个垂直兴趣圈层,传统意义上的二次元内容,其访问量目前占B站总体的30%,而生活、娱乐、时尚等多元化的兴趣圈层已经是B站的内容重头。”

        今年3月18日,B站发布2019年Q4及全年财报时,陈睿表示,“B站正逐步成为一个广受大众欢迎和认可的平台。”